熱門搜索

澳門旅遊攻略(1867年)

城市風貌關俊雄

引言

旅遊指南是現今不少人出門旅行的必備用品,包含當地的景點、交通方式、飲食等各種旅遊資訊。而早在1867年,梅輝立等人所著的《中日商埠志》中便有專門關於澳門的旅遊攻略,涵蓋澳門歷史、位置及地形、交通及住宿、公共建築及名勝古跡等資訊,對當時的來澳旅客相當實用,而這些內容對於身處二十一世紀的現今世代而言,亦有著不可忽視的歷史價值,可以讓我們了解當時澳門的風土人情、城市風貌。本文將與讀者一同揭開這本攻略,穿越時光,來一趟十九世紀的澳門之旅。

圖1 《中日商埠志》內頁

一、外交官、漢學家梅輝立

梅輝立(William Frederick Mayers)在1831年1月7日出生於澳大利亞塔斯馬尼亞,其父是一名當地殖民地牧師。隨著父親調任法國馬賽領事館牧師,梅輝立也開始在當地接受優質教育。繼後來在美國從事新聞業工作數年之後,梅輝立的人生開始了不平凡的旅程,於1859年2月7日獲得英國外交部見習譯員職位,隨後於6月13日被派駐廣州,開始與中國結下不解之緣,1863年6月至1864年4月在上海擔任代理譯員,1870年5月至1872年3月在廣州任代理副領事,1871年11月起在北京任英國公使館漢務參贊(漢文正使),直至1878年3月24日因斑疹傷寒於上海離世。【1】

在中國期間,梅輝立廣泛接觸中國文化,在漢學研究方面著述頗豐,其著作風靡一時,不僅在《皇家亞洲文會北華支會會報》(Journal of The North China Branch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中國評論》(The China Review)、《中日釋疑》 (Notes and Queries of China and Japan)、《中西聞見錄》等報刊雜誌上發表過多篇文章,還著有《棉花傳入中國記》(Introduction of Cotton into China,1858)、《中日商埠志》(The Treaty Posts of China and Japan,1867)、《中外條約集》(Treaties between the Empire of China and Foreign Powers, together with Regulations for the Conduct of Foreign Trade,1877)、《中國辭彙》等。【2】其中,在1874年和1875年間在《中國評論》雜誌上發表的〈十五世紀中國人在印度洋的探險("Chinese Explorations of the Indian Ocean during the Fifteenth Century")〉一文更被認為是當代西方最早的鄭和研究論文。【3】雖然梅輝立一生並未曾被派駐澳門工作,然而,澳門作為西方文明在中國落地生根的第一座城市,其自然也受到梅輝立的關注,他更寫下歷史上第一篇涉及澳門的旅遊指南,為後世提供了寶貴的歷史資料。

圖2 《中日商埠志》內頁

二、《中日商埠志》

古往今來,不少中西方的文人騷客曾遊歷澳門,他們或留下詩句抒發自己的情感,或根據所見所聞寫下遊記,但詩句往往資訊性不強,而遊記則只是個人遊覽的記錄,對大眾開展旅遊活動的指導性、目的性並不明確,而旅遊指南推介旅遊的目的性較明確,可以為遊客的遊覽活動起到指導作用,【4】1867年出版《中日商埠志》(The Treaty Ports of China and Japan)便正是如此。該書由梅輝立與鄧尼斯(Nicholas Belfield Dennys)、查理斯·金(Charles King)合著,正如序言所說,這幾位作者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製作一本對中國及日本兩個國家的潛在遊客和居民均有普遍用處的書籍。【5】

《中日商埠志》以對香港的介紹作為全書開篇,澳門的部分緊隨香港、廣州之後,在篇幅方面,亦以香港最詳盡,澳門的篇幅與其他中國城市相比,少於廣州、上海、北京、台灣、廈門,但比南京、天津、寧波、福州、汕頭等為多。在資料來源方面,作者指出其幸運地得到了澳門政府秘書長若澤·里貝羅(José Ribeiro)指揮官的幫助提供有價值的資料,他的歷史註解在書中得到了充分的利用,【6】另外,由內文可見書中亦引用了盧西奧·施利華(Lúcio Augusto da Silva) 、龍思泰(Anders Ljungstedt)等同時代的專業人士所撰寫的資料,大大提高了該書的價值和可信度。《中日商埠志》中涉及澳門的內容包括歷史、位置及地形、交通及住宿、公共建築及名勝古跡等不同部分,接下來就與大家一同翻開《中日商埠志》,為1867年的澳門之旅展開全面攻略。

圖3 《中日商埠志》附的澳門地圖

三、澳門旅遊:氣候、交通、住宿、購物全攻略

1. 氣候

出門旅遊,除了挑選目的地外,還需要注意當地的季節和天氣,選對最佳旅遊季節,就能享受旅程中的每分每秒。而昔日澳門一直都以宜人氣候吸引周邊旅客,澳門的地理位置完全暴露在受西南季風影響的區域,使它在炎熱季節比香港更宜居和有益於健康,雖然仍免不了讓人患上香港常見的疾病。然而,那些年來實施的衛生改善措施大大提升了城市的衛生狀況。【7】《中日商埠志》更引用了外科醫生盧西奧·施利華於1865年發表的關於澳門氣象學的具價值的統計資料。盧西奧·施利華出生於果阿,是歐洲人後裔,1841 年獲資助前往里斯本學習醫學。1842 年9 月,在科英布拉學習後不久就轉到里斯本醫學外科學院學習,至1851 年完成學業,此後他還在布魯塞爾大學完成博士學位。畢業後,他先後被任命為安哥拉衛生部外科醫生、安哥拉政府主治醫生、聖多美和普林西比的外科醫生。1860 年6 月4 日,施利華被任命為澳門外科主治醫生、澳門衛生局局長。在澳門任職期間,他先後完成了數十份工作報告,【8】《中日商埠志》所引用的資料,估計便是來自這些報告:

澳門的高溫季節通常從5月中旬開始,當時東北季風轉為盛行東南風和西南風。6月、7月和8月是降雨季節,其中8月是一年中最炎熱的月份。9月下半月後,北風再次盛行。【9】而根據連續三年的觀察結果,每個月中旬的平均溫度分別是,1月,15.3℃;2月,15.9℃;3月,16.7℃;4月,22.5℃;5月,22.6℃;6月,28.3℃;7月,28.3℃;8月,28.4℃;9月,28℃;10月,25.1℃;11月,21.3℃;12月,17.5℃。1862年全年最高溫度是33.9℃ ,最低溫度是9.1℃,1863年、1864年相應數據分別是32.4℃、8.6℃以及32.2℃、6.2℃,自1864年5月1日至1865年4月30日的十二個月期間,總降雨量為87.6英寸。【10】

2. 交通

交通安排是旅遊的一大考驗,在十九世紀更是如此,所以,如果想要輕鬆暢遊目的地,絕對有必要提前規劃交通安排,《中日商埠志》當然不會忽略這方面的資訊,書中指出省港澳輪船公司(Hong Kong, Canton & Macao Steamship Co.)每日都有航班往返澳門和香港。【11】該公司於1865年由以德忌利士洋行(Duglas Lapraik &. Co. )的東主德忌利士‧拿蒲那(Duglas Lapraik)為首的英美商人合資創辦,創辦資金為75萬美元,其中以英資為主,分為7,500股。美商瓊記洋行(Augustine Heard & Co.)為總代理,收購了美國製造的“金山號” (Kinshan) (圖4)、“白雲號” (White Cloud)和“火鴿號” (Fire Dart) ,組成當時最先進的船隊行走於廣州、香港和澳門間的航線。【12】航班時間與票價方面,港澳之間的航班(圖5)下午2點從香港啟程,經過約40英里的距離,需時3至4小時左右到達,至翌日早上8點再離開澳門,如果在船上用餐,歐洲乘客的票價為3元,其中1元為小食費用,1元為早餐費用【13】。而考慮到在夏季期間,會有大量香港居民利用澳門毗鄰香港的優勢,在週六至週一期間進行愉悅的旅程,因此,香港在週六也會發行可於緊接的週一使用的返程票。此外,也可以憑優惠價格購買三個月的季票。相對而言,往來澳門和廣州之間則沒有那麼方便,只有隔天一次的航班,出發時間為上午8時,票價為5元,不含餐費。【14】省港澳輪船公司在省、港、澳三地分別建有自己的碼頭,【15】其中,澳門的碼頭設於內港(圖6),《中日商埠志》評價該碼頭為“卓越”,乘客和行李可以輕鬆舒適地上岸或上船。【16】可見,當時循海路抵達澳門旅遊具有良好的硬體配套,可以讓旅客享受方便、舒適、安全的服務。

省港澳輪船有限公司的客輪“金山號”(約1890年)

圖4 “金山號”(約1890年)

行走港澳的客輪“香山號”淀泊內港(約1892年)

圖5 “香山號”(約1892年)

內港(約1875年)

圖6 遠眺內港(約1875年)

抵達澳門之後,就必須考慮當地的交通安排了,現代化汽車在1885年方由德國工程師卡爾·賓士(Karl Friedrich Benz)發明,而對於1867年的澳門來說,甚至輪式車輛也很少,只有小型馬車,【17】而轎子也是常見的代步工具,《中日商埠志》列出官方所制定的收費標準,指出租用轎子的價格是每兩小時0.25元、半天是0.50元、一天是0.75元,如果需要保留至午夜則需1元,此外,亦有租用船隻的海路交通供選擇,並按目的地作分類收費,到浮標上的船隻、內港的任何船隻、外錨地分別是0.1、0.25、1元。【18】旅客提前掌握了這些明碼實價的資訊,就可以避免被“劏客”,從而享受一個愉快和安心的旅程。

澳督府(約1890年)

圖7 南灣街的轎子(約1890年)

3. 住宿

住宿不只是旅遊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更是讓旅程能夠愜意又舒適的關鍵,然而,在夏天的旅遊旺季,這是一個難題,因中國人或從事卑劣的苦力販賣的外國人迅速地租下或買下空置房屋,因此不再容易租用住宅度過夏季。對於香港和廣州的居民而言,住宿是來澳時的常見需求。【19】在這樣的情況下,物色酒店便十分重要。

茶樓、客棧和賭館(約1890年)

圖8 茶樓、客棧和賭館(約1890年)

《福布斯旅遊指南》(Forbes Travel Guide)於2023年公佈,澳門共有22家酒店榮獲福布斯五星級酒店稱號,澳門亦由此取代倫敦成為全球擁有最多福布斯五星級酒店的城市。然而,在一百五十多年前,澳門可供選擇的酒店並不多,為了方便那些沒有租用香港公司的私人住宅的人,澳門設有兩家酒店,即位於南灣、向海且擁有14個臥室的皇家酒店(Royal Hotel),以及位於內港輪船碼頭的東方酒店(Oriental Hotel),後者比較新,但規模略小。酒店的住宿費用為每天3元,不包括酒類飲料費用。【20】可見,皇家酒店的規模較大,以優美的望海景觀作賣點(圖9、11),而位於柯打前地(Ponte e Horta)、由英國商人都戴爾(Frederick Duddell)開設的東方酒店是一所新酒店,【21】優勢是非常“就腳” ,上岸即達,讓搭船而來的旅客不需要花太多時間尋找其他地方住宿。

Vid goroda Makao s morskoĭ storony

圖9 南灣(十九世紀初)

4. 購物

外出旅遊難免需要購物消費,而提前了解當地的消費水平,便能做好旅遊預算規劃,在享受旅遊樂趣的同時,也能控制好自己的開支。由於澳門周邊農業出產豐富,且葡萄牙居民生活樸素,因此家庭開支比香港要少得多,普遍的市場價格足足低了三分之一,傭人的工資也是如此。另外,《中日商埠志》表示大多數商店是由華人經營的小型店鋪,但也有一家外國商店,就是位於總督府附近、總督巷(Travessa do Grovernador)2號的施利華(J. da Silva)的店鋪,其高檔商品主要從香港獲得。【22】由此看來,《中日商埠志》似乎建議在澳門只購買基本的日常用品,一來基於其價格實惠,二來因為澳門售賣的高檔商品,其貨源來自香港,旅客留待香港“掃貨”似乎是更好的選擇。

旅客在澳門光顧藥房購物並非現今才有的新鮮事,《中日商埠志》便指出藥品可以在南灣的“你為士藥房”(Lisbon Dispensary,或譯里斯本藥局)購買,澳門當地的醫生則多為葡萄牙人。【23】根據阿馬羅(Ana Maria Amaro)的研究,1868年的澳門有兩間藥房,均位於南灣,其一屬於擁有里斯本醫學外科學校的文憑的托馬斯·德·富雷塔斯(Filipe José de Freitas),另一間則屬於科英布拉大學畢業的藥劑師蘇薩(Joaquim das Neves e Sousa),【24】而根據《澳門指南:1885》(Directorio de Macau para o anno de para o anno de 1885),蘇薩所開設的便是“你為士藥房”。

圖10 《澳門指南:1885》內頁

四、餘論

坐了3至4小時左右的船由香港來到十九世紀的澳門,當然不會只是去光顧“你為士藥房”及華人小店,然後在澳門住一晚皇家酒店的海景房,然後便結束這趟旅程。那麼,澳門文化深度遊包括哪些名勝?1867年的旅遊攻略原來已有澳門Citywalk的隱世路線?哪個墳場是觀看海景的最佳歇腳地?在澳門游泳的首選目的地竟然不是黑沙海灘?這將於續篇繼續由《中日商埠志》得到答案。

中國貿易水彩畫

圖11 南灣(十九世紀七十年代)

1. F. Pollard, “Mayers, William S. Frederick (1831–1878)”, rev. Janette Ryan.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2. 陳淑梅:《梅輝立〈中國辭彙〉與中國文學西傳》,《國際漢學》,2020年4期 。
3. 金國平:《緬懷歷史,展望未來:紀念鄭和下西洋 600 周年》,《行政》總第68期, 2005年第2期,第560頁。
4. 趙利峰、馬寧:《略論中國旅遊文獻史料的整理與研究——以晚清澳門西文旅遊文獻為例》,《澳門文獻信息學刊》第6期,第208頁。
5. William Frederick Mayers, Nicholas Belfield Dennys, Charles King, The Treaty Ports of China and Japan, London: Trübner & Co., HongKong: A. Shortrede and Co.,1867, preface.
6. William Frederick Mayers, Nicholas Belfield Dennys, Charles King, The Treaty Ports of China and Japan, London: Trübner & Co., HongKong: A. Shortrede and Co.,1867, p.202.
7. William Frederick Mayers, Nicholas Belfield Dennys, Charles King, The Treaty Ports of China and Japan, London: Trübner & Co., HongKong: A. Shortrede and Co.,1867, p.225.
8. 吳玉嫻:《1862 年澳門流行性霍亂疫情報告書》,譯者語,《澳門研究》2021年第3 期,第120頁。
9. William Frederick Mayers, Nicholas Belfield Dennys, Charles King, The Treaty Ports of China and Japan, London: Trübner & Co., HongKong: A. Shortrede and Co.,1867, p.225.
10. William Frederick Mayers, Nicholas Belfield Dennys, Charles King, The Treaty Ports of China and Japan, London: Trübner & Co., HongKong: A. Shortrede and Co.,1867, p.226. 原文為華氏溫度,由譯者換算作攝氏溫度。
11. William Frederick Mayers, Nicholas Belfield Dennys, Charles King, The Treaty Ports of China and Japan, London: Trübner & Co., HongKong: A. Shortrede and Co.,1867, p.213.
12. 楊仁飛:《澳門近代化歷程》,澳門日報出版社, 2000年,第124-125頁。
13. 編按︰書中只列出歐洲乘客價格,未有提及亞洲乘客。
14. William Frederick Mayers, Nicholas Belfield Dennys, Charles King, The Treaty Ports of China and Japan, London: Trübner & Co., HongKong: A. Shortrede and Co.,1867, p.213-214.
15. 楊仁飛:《澳門近代化歷程》,澳門日報出版社, 2000年,第125頁。
16. William Frederick Mayers, Nicholas Belfield Dennys, Charles King, The Treaty Ports of China and Japan, London: Trübner & Co., HongKong: A. Shortrede and Co.,1867, p.213.
17. William Frederick Mayers, Nicholas Belfield Dennys, Charles King, The Treaty Ports of China and Japan, London: Trübner & Co., HongKong: A. Shortrede and Co.,1867, p.219.
18. William Frederick Mayers, Nicholas Belfield Dennys, Charles King, The Treaty Ports of China and Japan, London: Trübner & Co., HongKong: A. Shortrede and Co.,1867, p.214.
19. William Frederick Mayers, Nicholas Belfield Dennys, Charles King, The Treaty Ports of China and Japan, London: Trübner & Co., HongKong: A. Shortrede and Co.,1867, p.214.
20. William Frederick Mayers, Nicholas Belfield Dennys, Charles King, The Treaty Ports of China and Japan, London: Trübner & Co., HongKong: A. Shortrede and Co.,1867, p.213-214.
21. 施白蒂(Beatriz Basto da Silva)著、姚京明譯:《澳門編年史:19世紀》,澳門基金會,1998年,第176頁;湯開建:《天朝異化之角:16—19世紀西洋文明在澳門》上卷,暨南大學出版社,2016年,第168頁 。
22. William Frederick Mayers, Nicholas Belfield Dennys, Charles King, The Treaty Ports of China and Japan, London: Trübner & Co., HongKong: A. Shortrede and Co.,1867, p.214.
23. William Frederick Mayers, Nicholas Belfield Dennys, Charles King, The Treaty Ports of China and Japan, London: Trübner & Co., HongKong: A. Shortrede and Co.,1867, p.214.“你為士藥房”一名承蒙金國平教授根據Directorio de Macau para o anno de 1885指正。
24. 阿馬羅(Ana Maria Amaro):《澳門醫學:名醫、藥房、流行病及醫務治療》,載《澳門史新編》第3冊,澳門基金會,2008年,第1004頁。


更新日期:2024/04/30

作者簡介

關俊雄

主要研究方向為澳門歷史文化、文化遺產、考古,已於本澳及內地學術期刊發表十餘篇相關論文。

延伸閱讀 更多專題

留言

留言( 0 人參與, 0 條留言):期待您提供史料和真實故事,共同填補歷史空白!(150字以內)

進階搜尋

關鍵字

    主題

    資料類型

    地點

    時間

    使用說明

    檢視全站索引

    

    會員登入